【趣读】广东高校十二时辰网友:美翻了!

2020-01-24 21:05 趣读

  【趣读】广东高校十二时辰网友:美翻了!“古历分日,起于子半。” 子时,又名子夜、中夜,是十二时辰的第一个时辰。

  《左传·哀公十六年》中的“醉而送之,夜半而遣之”是迄今所见到的,“夜半”一词作为时间名词使用的最早例。

  深夜的华南农业大学校园,路静了,人空了,在暖黄的灯光下,同学们终于释放疲惫,在温柔的夜色中享受静谧。

  而“鸡鸣”一词作时间使用,源于《春秋左传正义》,“鸡鸣而食,唯命是听。” 古代人民将鸡褒称作“知时畜也”。赞曰:“守夜不失时,信也。”

  夜凉如洗,霜华满地,学子们渐渐进入甜美梦乡。入夜后的华南理工大学校园在朦胧月色与稀疏灯影里,充满了暖意。

  寅时,又称黎明、日旦等,是夜与日的交替之际,太阳露出地平线之前,天蒙蒙亮之时。

  《孟子·告子上》曰:“其日夜之所息,平旦之气”,是迄今所见到的“平旦”一词的最早用例。《史记·李将军传》一文也用了“平旦”这个词,如:“平旦,李广乃归其大军。”

  夜幕逐渐驱散,天空有了点点微光。同学们还没在美梦里醒来,广州工商学院里辛勤的劳动者已经开始新一天的工作。

  卯时,又名日始、破晓、旭日等,指太阳刚刚露脸,冉冉初升的那段时间。日出而作,该开始一天的忙碌了。

  “日出”一词最初见于《诗经·桧风·羔裘》:“日出有曜,羔裘如濡。”古代官员上早朝,卯时在衙门口点名, “点卯”一词作为上班报到的说法,沿用至今。

  湖亭新阳初升,广东科学技术职业学院在熹微晨光下的映照下欣欣向荣,新的开始,新的希望。

  辰时,又名早食,是古人开始吃早饭的时候。秦汉时期,民间一天只吃两餐,以早餐为主餐。

  “食时”一词,早在《礼记》中便已出现。如:“故君子仕则不稼,田则不渔,食时不力珍,大夫不坐羊,士不坐犬。”

  天气晴朗,生机盎然。华南农业大学珠江学院的同学们在早自习的路上,感受着晨风徐徐与蓝天白云,神清气爽,精力充沛。

  山高树多日出迟,食时雾露且雰霏。马蹄已踏两邮舍,人家渐开双竹扉。冬青匝路野蜂乱,荞麦满园山雀飞。明朝大江送吾去,万里天风吹客衣。

  巳时,又名日禺等,是临近中午的时候。“隅中”一词最早出现于《淮南子·天文训》:“至于衡阳,是谓隅中。”

  炽热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打进课室,点缀在课桌上。广东轻工职业技术学院课室外这片郁郁葱葱的绿,给上课的同学们带来一丝凉爽。

  在古代,午时是集市交易的时间,《易经·系辞下》中记载,“日中为市,致天下之民,聚天下之货,交易而退,各得其所”。《史记·司马穰苴列传》也说,“与庄贾约,旦日日中,会于军门”。

  在正午时分的惠州学院,学习了一上午的同学们早已饥肠辘辘,时而嗅到空气中飘来的饭菜香。学校的食堂已经准备好丰盛可口的饭菜,向同学们敞开怀抱。

  小雨晨光内,初来叶上闻。雾交才洒地,风逆旋随云。暂起柴荆色,轻沾鸟兽群。麝香山一半,亭午未全分。

  日昳最初作为时间名词出现是在《史记·天官书》中:“旦至食,为麦;食至日昳,为稷。”

  一树繁花,满地落红。华南师范大学那些惊艳了岁月的花,在美好的下午时光如约绽放 ,伴随最花季的时光。曾经,你我也是校道上走过花路的人,花开花落,人来人往,再见无期。

  申时,又名日铺、夕食等,是古人吃晚饭的时段。按照古人的进餐习惯,此时吃第二顿饭。

  “晡时”始见于《淮南子·天文训》篇:“(日)至于悲谷,是谓晡时。”文学作品中,古人常以“晡”字来代替“晡时”。

  下午的广东科技学院,同学们在操场上健步如飞。那些挥洒汗水的日子,是多年以后仍然怀念的热血青春。

  “日出为昼,日入为夜。”日入始见于《春秋左传正义》:“日入而说,许偃御右广。” 古人将“日出”和“日入”分别作为白天生产劳动和夜晚休养生息的时间标志。

  至酉时分,北京理工大学珠海学院,晚霞漫天。在校道上悠闲散步,宛如置身于画卷之中。

  戌时,又名日夕、日暮、日晚等,此时太阳已落山,天将黑未黑。天地昏黄,万物朦胧,故称黄昏。

  屈原在《离骚》中初次使用黄昏一词:“昔君与我诚言兮,曰黄昏以为期,羌中道而改路。”

  夜幕降临,广东文理职业学院华灯初上,湖面上倒映着学校建筑,让人不禁驻足观赏,感受夜晚带来的幽静与美好。

  亥时,又名定昏,是十二时辰中最末一个时辰。此时夜色已深,人们已经停止活动,安歇睡眠了。人定也就是人静。

  “人定”最早见于《后汉书·来歙传》:“臣夜人定后,为何人所贼伤,中臣要害。”

  东莞职业技术学院的夜渐渐深了,路灯下已无人群涌动,一切归于宁静。但此时,还有人在奋笔疾书,亦有人归寝入梦乡。

上一篇:【趣读】放假到现在你的状态怎么样你妈开始教 下一篇:趣读 没空调、没冷饮、没WiFi古人们如何度夏?